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发光石

FA GUANG SHI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舍不掉的酸菜  

2014-10-25 21:23:30|  分类: 平淡家话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

舍不掉的酸菜 - 发光石 - 发光石:

        东北人有冬季吃酸菜的习惯,在各种蔬菜冬夏不缺的今天,仍有很多人喜欢渍酸菜、吃酸菜,我和老伴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 老早年,人们把大白菜渍成酸菜,作为冬储菜食用。久而久之,就有了酸菜的不同吃法,并流传了下来,成了东北地方菜一大特色。

        每到霜降节气前后,家家户户就忙着选白菜、渍酸菜,似乎成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。不过,这已是过去的场面。

       现在,各种新鲜蔬菜一年四季不断。市场上也有专门卖酸菜的,有的切成了丝卖。在大小饭店里,都有用酸菜做的菜,想吃酸菜是很容易的。所以,现在渍酸菜的人渐少了,酸菜也从人们的日常生活中,逐渐失去了往日的地位。

       虽如此,一些人,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,每年还要渍酸菜。这或许对酸菜情有独钟,或许觉得自家的酸菜味道纯正,干凈卫生。

       我家年年都渍酸菜。老伴很会淹渍酸菜、咸菜之类,渍的酸菜色正、不腐烂。而我做的各种酸菜饭菜,大人孩子们也都爱吃。

        我做的酸菜饭菜,是从祖辈那里学的,所以很传统,有老辈留下来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 过去在乡下,谁家杀猪请客,都会炖一大锅酸菜,里面有血肠、肥肉片、粉条。吃起来热汽腾腾的,又赶寒又解馋。乡下人都习惯了这个做法,杀猪请客也有了另一种请法:“赶明天到我家吃血肠去”,意思是他家要杀猪了,请人们去吃。那时,乡下人自家养猪,饲养的时间长,精饲料喂的多,所以肉特别香。就这样,酸菜猪肉血肠的吃法,就流传了下来,成为东北人舌尖上至今抹不掉的味道。

       我做的酸菜饭菜,有酸菜馅饺子、包子、肉丝酸菜粉卷春饼、酸菜氽白肉、酸菜火锅等。要想吃出正宗的肉炖酸菜,配料也是不可少的,如蛎蝗或螃蟹、猪血肠、猪骨、五花肉等。先把猪骨、整块五花肉、切丝的酸菜放在一起,用小火慢炖。五花肉熟透后取出,切成薄片。待酸菜炖烂时,把蛎蝗、切成块的血肠和五花肉放进酸菜里,血肠收缩热透后就可上桌了。这样做出的酸菜,并不显得油腻,也不感到太酸,有一种特别的鲜香味。

       时光荏苒,我现在成了家族的长辈。每到春节时,晚辈们都一起到我家来。我会早早的做一大锅加血肠、五花肉的酸菜。看到他们爱吃的样子,我感到欣慰,高兴。是天伦之乐,还是乡愁的涌动,我说不上来,大概兼而有之吧。     

舍不掉的酸菜 - 发光石 - 发光石:
       平时,我和老伴爱吃春饼,主要是爱吃肉丝酸菜粉卷春饼。所以,每年酸菜渍成后,总会烙几次春饼,每次都是炒一大盘肉丝酸菜粉。卷饼时,外加上大葱、腐乳、甜面醤之类的调料。那薄薄的、筋道的春饼嚼在嘴里,香甜酸辣的味道,总让我有百吃不厌的感觉,也许这是我的食偏吧。 

        酸菜留给我的故事太多,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和记忆。假如让我推介东北的传统特色菜,我会力推猪肉炖酸菜。人们的饮食积淀着厚重的历史、自然和文化。可以想象出来,在东北这块多寒丰沃的大地上,人们是怎样创造、传承、享受着自己的生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