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
网易博客网站关停、迁移的公告:

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: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发光石

FA GUANG SHI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煤城旧事(4)——两次临矿而居  

2014-03-23 13:10:10|  分类: 往事回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在煤城,总会时不时与煤矿结缘。我的家人中虽然没有在矿上工作的,可我却两次居住在矿边,近距离接触了很多矿上的事,我的煤城情结与这有很大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 1960年,我考上初中后,和爷爷从农村搬进城里。那时父亲在区里工作,有一间平房在西露天矿东段北边,距大坑边不到300米。所在的街叫杨柏街,是一个老街区。当时不知道杨柏街有多大,但感到挺热闹,商店、学校、电影院、饭店、澡堂等设施都有。我第一次进电影院看电影,就是在杨柏街俱乐部,当时感到很新鲜。主街上两排又高又粗的杨树,证明了街区的久远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家北面是矿务局一座很大的木材厂,再往北就是矿务局电车站,我们来回出远门,就是在这个车站上下车。家南面是西露天矿大坑。刚搬到这儿,对大坑很好奇,喜欢看坑下电车。我经常到坑下去玩。大坑从上到下是盘旋的阶梯形,每个阶上有铁路,电车一阶一阶盘旋着来回上下。上阶与下阶之间,每隔一段距离竖有梯子,是方便矿里人上下用的。那时,我就扶着梯子下到坑下。有时站着哪儿不动,看电车一层层往上爬行;有时下到最下面,看挖掘机挖煤。在最下面,到处是自燃的煤块,烧的通红,冒着浓烟。有的人常到坑下偷煤,但我不敢,怕被人抓着。有时能拣到弃掉的铜丝、铁丝之类的,到收废品的卖几角钱,这些钱可以买小人书、冰棍、或看电影什么的。这也许是种诱惑,让我常想着大坑。

         1967年前后,西露天矿北扩,整个杨柏街都动迁了,我们被按排到抚顺城北关居住。从此再没有亲近过大坑。

         如今,在大坑东沿的南阳路边,建了一处观景台。天气晴好的时候,站在那里向西望去,整个西露天矿一览无余,慰为壮观,会让人产生震憾感。
         我第二次临矿而居,是在下乡结婚后,我的家就在龙凤矿北500多米处。那是一座大院,共住着9户人家,其中有5户是龙凤矿职工。我们相处得很好,不用出院,就能知道矿里许多事。还有,生产队里很多女社员和矿工结了婚,我们在一起干活时,也时常唠起矿里一些事。比如,矿里发生什么事故,矿俱乐部演什是影,什么时候到矿里洗澡,又有谁跟某矿工谈对象等等。总之,在我的周围,经常能听到与矿有关的事。龙凤矿正门朝南,矿前很热闹,有商店、俱乐部、文化馆等、每天的人很多。从我家去矿前,要从矿的北门进去,由南门出去,舍此,就要绕很大的弯。所以,我们每次到矿前,都是从矿里穿过。也许把我们当成矿工家属,每次进出,门卫也不阻拦,到矿里洗澡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 更有趣的是,我家房后是一个高坡,上面是龙凤矿煤泥池。池边常堆着挖出来煤泥,每到下大雨的时候,煤泥被冲到大院边的田里,垅沟里灌满了煤泥。雨停了以后,院里的人就把煤泥拣拾起来。但也有闹心的时候,每到煤池灌满了水,就会渗到我们房后,弄得屋地总是湿噜噜的,仓房后墙还被泡倒了两次。

         生产队地下面就是采煤的巷道,年头一长,田地开始下沉,形成了水泡子,为此,我和爱人常替队里写报告,向上级反映,矿里每年都给补尝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到了90年代,地下的煤采空了,这座百年老矿终于走到了尽头,关闭了。而那个高高的升降井还耸立着,也可能成为煤城辉煌的标识,永久地留给后人  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两次与矿为伴,留下很多难忘的记忆,我常常讲述着其中发生过的故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0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