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发光石

FA GUANG SHI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世之难(1)——母亲、祖母过早去世  

2014-02-20 00:55:59|  分类: 往事回首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我的母亲、祖母过早去世,给我们这个家带来了毁坏性打击。 

        据么姑说,我的母亲心灵手巧,贤惠能干,做成衣很有名,是我们家真正的半边天。母亲生了我们姐兄弟三人,整个家境在母亲的照管下,过得还算殷实平静。然而,天有不测风云,1948年,也就是我出生不到两生日时,母亲突患大脑炎,那时都没有经验,以为是重伤风,结果三天后就撒手人寰了,死时才30岁。这突如其来的打击,瞬时改变了全家的命运:父亲第二年当兵走了,奶奶要把我送人(么姑强力阻止才作罢),家里主内的重担就落在了奶奶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奶奶也是很要强要面子的人,家里事都是奶奶拍板。我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,奶奶时不时就咳嗽。那时在农村,冬天特别冷,伤风感冒、咳嗽哮喘很常见,所以,奶奶的咳嗽没太在意。

        一九五六年,父亲从部队转业,被安排在区里工作,不常回乡下来。姐姐在外念书,只有放假时才回来。哥哥比我大4岁,承担了家里不少活。哥哥是保送上中学的,但学校离家很远,也考虑家里有困难,初二开学不久就掇学不念了。开始在村子里干农活,后来被聘到城边子南花园小学任代课老师,平时要住在学校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成了家里半劳力了,挑水、打柴等活都能干了。那时我最盼的日子,就是全家人都能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 奶奶的哮喘愈来愈重,开始吃药打针了。再往后,双腿开始浮肿不能下地走动,只能在炕上斜趟着。奶奶学会了自己打针,药是爸爸、姑姑、姐姐回来时带的。奶奶打针时,我躲出去不敢看。夜里奶奶难受的呻吟声,让我很慌恐,常常恶梦相伴。有时,药送来的不及时,我就要到城里去买。到城里买药要走15里地的路,然后再坐电车到市医药公司,买完药在姑姑家吃完中午饭就往回返。那时就害怕贪黑,因为要过一道岭,岭虽然不大,但山上的树很密,还有坟包,小孩子都害怕见到坟地,那时,山上还有狼出没。所以,每次走到这儿,听着大树发出呼啸声,就会紧张害怕,如果遇不到人,就会跑起来赶快过岭。

        奶奶病危了,整夜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两腿肿得都不能伸直了。一天早晨,天刚蒙蒙亮,奶奶无声无息地走了。我清楚地记得,入殓的时候,奶奶的双腿也没有伸直,浮水还从针眼里往外流。奶奶遭了不少罪,死的好可怜,50多岁就离开我们。 直到现在,一想起奶奶病痛的情景,心里还有些隐隐作痛。后来听明白人说,奶奶得的病是肺气肿。

         奶奶过世后,家里更凄凉了。常常是我和爷爷俩,一老一小,在空荡昏暗的屋子里度日。直到我在村里读完小学,考上中学后,才搬到城里与父亲在一起。从此,我就恋恋不舍、彻底地告别了给我快乐,又让我痛心的乡下老家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